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区块链新闻 > 正文

调查 | 揭秘区块链维权黑产链条

发布:比特自媒体  时间2018-10-21 13:53  点击量:

曾经在币圈广为流传的“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的调侃,如今已经演变成了“赢了加注,输了维权”的戏码,而且愈演愈烈。

这是一个新兴而暴利的行业,背后也隐藏着一个隐秘又混乱的黑产。

曾经在币圈广为流传的“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的调侃,如今已经演变成了“赢了加注,输了维权”的戏码,而且愈演愈烈。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跳楼、烧炭、泼漆、下跪等无所不用其极的荒诞维权手段背后,却隐藏着另一条隐秘的黑产链条,而操纵链条的,则又浮现着“带头大哥”、职业维权人、不良公关的鬼魅身影。

微信图片_20181020100058.jpg

“累了,回家”

王森是一名加密货币爱好者。随着对加密货币了解的加深,他也逐渐参与到了加密货币交易当中。OKex交易平台的合约,则是他的主要交易对象。

和大多数参与合约的交易者一样,他也是从小额资金开始,一边赚钱,一边加仓,最后成为一名重度参与者。

“最开始就几百块,后面几千、几万”,王森说。

在合约交易中一路冲杀的他,最终也遭遇了爆仓的命运。按照他本人的说法“9月初的那次宕机损失了30多万。”

“不能就这么亏了,走,去维权。”王森说:“一开始也没想过要维权什么的。一路交易走来,都抱着很坦然的心态。大家在群里也都是交流买卖信息和投资心得。”

后来维权的情绪不知不觉在群里蔓延,最终,他也被拉进了一个维权群。

9月11日,在群里说维权队伍已经在上海围堵到徐明星之后,王森坐动车前往上海,希望在这次维权行动中能有所斩获。

“其实我也不确定爆仓到底是不是交易所搞了鬼。大家都这么说。既然是维权,总是要说服自己。”王森说。

到达上海后,他发现陆陆续续已经聚集了几十名维权者。

对于爆仓的金额,王森称,“有爆仓几千万的,听说还有上亿的,都是听说,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最终,上海的“维权行动”不了了之。有人开始动摇,有人干脆直接撤退。

“对于维权动摇者,群里开始踢人,并且有人开始喊出‘继续去北京总部’。说团结才是力量,单打独斗要不到钱。能赔多少是多少。”

3天后,王森跟随几位维权者又来到了北京。但显然,北京的维权的效果也不尽人意,最后演变成了一场拉锯战。

“维权没有进展,本来我就是想跟大家一起来看能不能获得一些赔偿。但他们在这里一会要跳楼,还发生肢体冲突,这和我来的初衷不一样。”

“视频被他们到处发,每次拍视频我都躲在镜头外面。我在内心里其实觉得挺丢人的。”王森说。

而在这个过程中,警察也会来。维权行动成天处在这种拉扯之中,没有进展。

“警察来了我们就散,警察一走,又聚拢了起来。”

“他们耗得起,我耗不起。而且越来越觉得自己挺傻的,有些荒诞,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一步了。”

维权持续了几天,他和园区负责保安的李叔认识了。尽管李叔很反感这些维权的人,但也还是会接过王森递过去的烟。

李叔给他讲,他也很头疼,一批又一批维权者来来往往,最近还常驻了一批“熟面孔”,导致每天的工作量特别大。

而且,哪怕是与交易所毫无关联的其他单位,也已经受到了影响。员工正常上下班都会被堵,上下楼总有这么一帮人在这里堵着.

“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不讲道理的,见到人就围上来。这已经不是所谓的维权了,这就是无赖。”一位交易所内部工作人员称。

“回去吧,回去好好工作,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李叔对王森说。

杳无音讯的等待,日复一日的围堵、冲击,每天的吃住开销,维权者们的信心和热情加减的消减磨灭。与王森一道相约而来的维权者们在不知不觉中,相继默默离开了北京。

到后来,王森甚至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利用了。”

“累了,回家。让他们去折腾吧。”王森说。

“带头大哥”

更让王森感到厌倦的是,他发现维权队伍中,还夹杂着一些“来路不明”的人。

“接触多了,发现他们的目的并不单纯。我是冲着能拿到损失的钱来的。但这些维权的人看上去并不是交易者,从来不跟我们交流炒币的任何信息。后来慢慢的了解到,他们是受人指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它(交易所)搞臭。”

大多数“维权者”如王森一般,从最初的情绪激昂满怀信心到现在感到异样的尴尬。

但还是有一批“孜孜不倦”的维权者,每天“按时上班”,把维权当成了一项工作。

“这一部分人是专业的讨债公司的,有人花钱雇来的。”要求匿名的知情者表示。

王森对此也表示肯定:“肯定有人是花钱请来的。他们大多数都不和我们交流。非常职业。”

上述匿名人士则称,“从上海开始,维权队伍里面便夹杂着花钱请来的人。而幕后是一个东北的‘大哥’。” 近期OK北京总部的维权活动正是由他组织,而且,前段时间上海发生的围堵事件也是由其一手策划。

OK方面发出的官方声明也显示,有人在幕后操纵围堵,打砸公司财物,甚至威胁绑架公司员工,影响公司正常办公,是“假维权,真闹事”,并直指幕后指使人名叫“张某庆”。

那么,这个神秘的“带头大哥”究竟是谁?有着怎样的背景?

知情人士称,上述“张某庆”名为张彦庆,现身份为新三板上市公司铁骑国际公司董事长。而根据铁骑国际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确为张彦庆。

微信图片_20181020100104.jpg

资料显示,其毕业于清华大学金融证券与资本运营专业。曾先后就职于北京恒逸实业、上海汇利资产、北京万金国际投资担保集团、北京燕时代文化公司、青岛铁骑国际物流等。

从其履历来看,张彦庆曾在大庆通过万金国际投资担保公司,经营着一家贵金属交易所——大庆洲际贵金属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最早张彦庆本人在大庆洲际贵金属交易所持股100%。

后来,大批贵金属交易所由于涉嫌非法期货交易、并存在资金安全等隐患,部分交易所还涉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彻底关停。在此背景下,张彦庆将大庆洲际贵金属交易所股权系数转让。

那张彦庆作为维权的组织者,又亏了多少钱呢?OKCoin在声明中称已将张彦庆的情况反应给其开户的境外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但是据该平台反馈称,张彦庆的账户从来没有进行过任何交易,也没有亏损一说。

那他维权有着怎样的动机?有网友爆料道出其中的玄机。

微信图片_20181020100110.jpg

“铁骑国际的老总张彦庆赔的都是公司的钱,所以他通过雇佣维权者的方式,希望拿钱走人,堵上公司那边的窟窿。”

知情人士直言:“张彦庆早年便是一个炒家,赌性很重,靠投机取巧发家。这次维权花钱雇佣了大批专业催债公司的人,背后黑社会性质浓重,目的就是想趁机捞一把。”

而硬币君查阅铁骑国际近年业绩,发现其连年亏损。2017年年报显示,其2017年全年收入1652万,净利润为亏损31.6万,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113.1万。今年上半年,铁骑国际公司营业收入直接变为0,净利润为亏损54.6万。

链条式黑产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除了有组织、有预谋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的现场维权之外,其间还夹杂媒体报道、舆论造势等看不见的“黑手”,相互之间的配合形成了一条完整黑产链条。

王森便称,他所在的维权群中便存在多名所谓的“记者”,看上去是为大家维权出谋划策,统计维权证据。

这些“记者”甚至会“教”大家如何将事情闹大,比如“假装去跳楼”、“必须要演的像”“表现的越惨越好”,并直言“会配合报道”。

也有部分媒体在这些恶意维权者的组织下,被欺骗与利用,为所谓的“弱势群体”去“伸张正义”,逾越了作为媒体的底线,和实事求是的职业操守,或是在不经意间成为了被利用的工具和枪手。

而且,还有部分媒体收取相关利益方的好处,发布竞争对手负面文章,断章取义、以偏概全,散播不实报道,教唆、引导与煽动投资者去闹事维权,从而扩大事件事态,这这个过程中,顺带还可以吸引流量、提升知名度。

据行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行业内“维权”已然演化成为了一个产业,可谓有组织、有规模且分工明确的专业组织。

该人士表示,目前恶意维权组织可谓深谙炒作之道,通过不正当的非法手段制造耸人听闻的事件,以道德绑架、舆论轰炸向相关涉事机构、政府部门施压,从而获取利益,并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

微信图片_20181020100115.jpg

“群里老是有人说,不来点狠的媒体不会关注的,一哭二闹三跳楼,还得演的像。”某维权人士便称。“之前的跳楼、烧炭都是自导自演的闹剧。”

而除了相关的利益方之外,币圈之乱还吸引了一批原本在其他行业的“职业维权者”。

这些“职业维权者”甚至都不是从业者,他们潜伏进各种微信群,煽动组织,打着为维权者伸张正义的名义,收取统一“路费”、“诉讼费”一类的费用,甚至鼓励大家通过一些非法手段向某些交易所施压,以话事人身份谋求对话,最后两边都收好处。

“专业的维权组织,这本来在其他行业也都存在,但在币圈,这个缺乏监管的敏感地带,这些人更加肆无忌惮。”上述知情人士称。

维权困局

有真正爆仓抱着获得赔偿的想法前往“维权”的,也有上述别有用心的人群夹杂其中“闹事”的。无论怎样,这些维权者的存在,成为了交易所面临的一大困扰。

今年4月份,徐明星便遭遇了当时沸沸扬扬的敌敌畏维权事件,甚至还波及到了远在江西老家的家人。

9月初,上海围堵事件成为了当时的又一焦点。维权者大闹警局,最终不了了之。

随后,维权队伍又继续前往北京OK集团总部围堵,形成了长时间的维权拉锯。

除了OK之外,交易所普遍面临维权事件,火币也在其列。

今年5月12日下午,在火币上包括ONT、IOST、DTA、BTM等多个币种,在一分钟内砸盘腰斩,然后又迅速拉回,短短几分钟,却导致大量用户被强制爆仓。

此次爆仓事件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激烈争议。众多投资者怀疑平台暗中操纵,收割散户。

按照当时的说法,该次爆仓涉及的损失金额“最少5个亿”,投资者组建了维权团队。

但无论是OK还是火币,面对着频发的维权事件,相同的结果是,在官方口径中,这些维权者们并没有获得赔偿。

“交易所是不可能松口的。一旦开了条口子,亏了交易所赔钱,那将一发不可收拾。”业内人士称。

一位小型交易所负责人称:“赚钱了笑哈哈,赔了钱,走!维权!这在行业内俨然成为了一个新的调侃。”

尤其自今年以来,平台遭遇的维权问题愈演愈烈。有来自某些媒体的舆论施压,也有来自所谓“带头大哥”组织下的恶意闹事,这部分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钱。更重要的是,这些维权也带来了监管层面的巨大压力。

上述交易所负责人坦言,作为交易平台,肯定在意自身品牌受到影响。迫于舆论压力,不管不顾肯定行不通,但如果妥协又会助长了少部分人的别有用心。

遇到存心闹事的,又拿他们没办法,时间长耗费精力不说,还影响正常的工作开展,甚至还会毒害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但目前的困顿是,法律监管的缺失,不仅让投资者的权益得不到保障,也给这些恶意维权者提供了发挥的空间。币圈维权,一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法律边缘走钢丝

目前,加密货币交易在国内属于敏感地带,这也使得相关维权行为充满了争议。

“赢了会所嫩模,亏了就去维权”,那么,币圈的维权行为合理合法吗?

从大的方面来说,有投资者提出,交易所提供非法期货交易。对此,中国银行法学会研究会专家肖飒认为,这一说法在中国是无法成立的,因为中国《公司法》《证券法》里证券是狭义的“证券”,交易的代币在中国法律内并不会被认可为“证券”(security token)。

此外,服务器意外中断,影响了投资的便利,交易说是否应该为此担责?

在这些维权者看来,并不是不认同“愿赌服输”,而是由交易所技术问题导致的亏损,不能接受。

但众所周知的是,在一般情况下,服务器宕机属于因网络突然故障引起的中断,属于计算机硬件层面的问题,即使像BAT等大公司也会遇到这种情况引起服务器中断的情形。

同时,不支持维权的人士认为,“在某种极端情况下,这些交易所都还有跑路或者关闭的可能性。对这些风险的承受能力本身就是参与加密货币投资的先决条件之一,更不用说技术问题了。所谓的‘愿赌服输’,这些都应该考虑进去。”

微信图片_20181020100120.jpg

法律层面,中国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专家陈云峰认为,对于该情形下的责任划分,通常分为以下两种处理方式:(一)合同中对损失责任有约定划分;(二)没有约定,或约定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除(1)造成用户人身伤害;或(2)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情况外,可以通过协议的方式对双方的责任承担进行约定。

因此,如果合同一方对在服务器、网络故障情况下的责任已经明确,则很大程度上要根据合同约定。

硬币君注意到,在OKEx交易平台上的“服务条款”第二条列出了平台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状况。其中便包括了“电信设备出现故障不能进行数据传输的”、“由于……电信部门技术调整或故障、网站升级方面的问题……而造成的暂时性关闭等影响网络正常经营的原因而造成的服务中断或者延迟”。

而在法律人士看来,除了维权本身无法律依据之外,演绎至今的维权手段也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法律范畴。

烧炭,敌敌畏,跳楼,孕妇,老人,下跪,泼漆……甚至动用老人和孕妇;其间还伴随着和非法拘禁、非法扣押、强占他人财产等暴力手段。

法律人士认为,恶意维权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规,例如在现场非法集会维权中,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干扰正常公共秩序,严格来说,这都将受到法律的惩罚。

纵观整个币圈“维权史”,无所不用极其的维权手段无一例外都被证明为一幕幕荒诞闹剧。当新兴的区块链遭遇维权,一切变得混乱无序,原始的欲望,低劣的手段,维权方式层出不穷。在追逐暴利的道路上,贪婪被无限放大。

一边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一边是亏了钱的合约交易者,还有一些伺机猎食的投机者,纷纷扰扰的币圈,形形色色的角色,到底谁是谁非,如何评说?

本文来源:壹块硬币文章作者: 硬币君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比特自媒体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比特自媒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下一篇

有报告指出,一些最具攻击力的黑客组织可能会将攻击重点转向加密货币交易所,而不是银行。

  1. #
  2. 币种名
  3. 最新价格¥
  4. 流通市值¥
  1.  最新快讯
  2.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18 www.btzmt.com 比特自媒体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