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物 > 正文

于佳宁:区块链是世界性技术 赋能实体经济大有

发布:比特自媒体  时间2018-10-17 14:16  点击量:

实体经济如果要抓住机遇,应对转型,需要主动去拥抱“区块链+”,提前布局,否则可能在两三年后遭遇降维打击。

size_lg


于佳宁:火币大学校长,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副研究员

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区块链委员会专家顾问

《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委会主任

Higgs百佬荟是Higgs Capital推出的区块链百人超级访谈节目,节目定向邀请100位圈内知名研究专家、项目发起人,针对行业发展趋势、标准规则、投资趋势、应用趋势等,展开解读和研究。

以下是Higgs Capital 记者采访内容:

Higgs百佬荟:您主编的《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的意义在哪里?

于佳宁:我研究区块链已经很长时间了,2012年开始接触,2013年系统性读了一些书,2014到2015年一直关注国际上的区块链企业的进展,2016年年初组建了区块链研讨群,和一些行业知名专家一起探讨区块链的落地应用,2017年,提出了“产业区块链”的概念,推动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结合。

区块链的好处是可以降低信用成本,让大家通过技术达成信任。但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大家对区块链技术本身不了解、不信任,导致技术的基础应用和普及受到很大阻碍,我们看到有很多很好的区块链应用到后来不太敢宣传。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比较通彻的产业大型调研。

在今年年初,有些人开始讲区块链服务实体经济,但全国到底多少个领域、多少个行业、多少个区域已经开始应用区块链技术,还不是很清晰,所以需要通过广泛的调研,搜集情况,帮助整个社会更好的了解区块链、推动形成区块链的“社会共识”。

《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又名《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报告(2018)》由经济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产生了很广泛的社会影响,主要是因为这些实际落地的案例很有说服力,对整个业界认识区块链有很大帮助,人们对于区块链技术开始产生广泛的社会共识,各地政府也开始有针对性地制定各项扶持政策。

Higgs百佬荟:您为什么加入火币大学?请简单介绍一下火币大学。

于佳宁:我的观点是:区块链落地实体经济并不遥远,但也不会很快,今年(2018年)或明年(2019年)很可能不会看到大规模落地。但有一点我们相信,实体经济如果要抓住机遇,应对转型,需要主动去拥抱“区块链+”,提前布局,否则可能在两三年后遭遇降维打击。

我发现,很多老板只要听明白了区块链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能很快理解“区块链+”,因为和“互联网+”是同样的过程,不过“区块链+”的变革更快、更猛烈、更深刻而已。但问题是目前整个市场上能把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将会怎么改变产业、传统企业应该做哪些战略改变来迎接“区块链+”挑战等问题讲通透的人不多,这方面的专业化培训机构也不多。

所以如果我们坚信产业区块链在两三年后将会有大发展,坚信产业区块链在未来一定会落地生根的话,目前能做的最落地的事情就是做研究、搞教育、做咨询,让大家能够看懂并理解产业区块链大时代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创办了火币大学。火币大学的校训是“链接产业,赋能实体”,以开展产业区块链培训为核心目的。课程分两类:产业区块链高端商学课程和区块链技术课程。培训的对象主要是企业家和高管。火币大学创世班级——全球区块链领导者课程(GBLP)已经启动招生,并将在今年内开班。未来也会开展技术培训。我们希望能吸引更多技术人才进入区块链领域。

Higgs百佬荟:您如何看待传统货币、数字货币、通证三者间的关系?

于佳宁:比特币本身更像是数字世界的黄金,而不是货币(现在也没有人拿黄金去交易,不可能每个人出去买东西先递一块小金子,让商户验一下金的纯度,称一称重量),大多数通证和货币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我一直定义通证就是预付卡加上原始股,在实用型通证中来说,重点是预付卡;对于证券型通证来说,重点是原始股。

目前的通证类型只是人为监管分类,随着监管制度逐步完善,未来的通证应该是二者合一的。从实用性角度来考虑预付卡概念的话,它本身可以让持有者享有消费权,是有实际价值的。比如我在这个餐厅充值5000,送500,以后我来这家餐厅,既可以用法币消费,也可以用预付卡消费,但这张卡却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去消费,所以它有很强的生态属性和使用范围。预付卡是货币吗?肯定不是货币,即使它能兑换成货币(比如黄牛的倒卖)也不是货币。

Higgs百佬荟:您觉得目前区块链领域有哪些法律空缺,如何完善监管政策?

于佳宁:区块链确实具有很强的创新性,是数字经济的极大跃升和进步。但目前我们对数字经济的探索和认识,处于比较初期的阶段。

以“票改”为例。票改实际上是把各类商业票据数字化,从而实现票据的快速流转、价值的分割存储。但过去的管理机制是针对纸质票据的特点而设计,没有考虑数字化票据的特性。

过去,很多类型的票证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的独立资产,尤其是股票类的权益票证,几乎都被局限于某一个交易所内部。如在上交所上市的股票,无法从上交所拿出来,更不能拿到纽交所或者联交所交易,只能在哪上市在哪交易。但数字资产本身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并不局限于某个交易体系内部。

首先,过去的法律管理机制所调整的一些问题,有些使用新技术可以解决,也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来充分发挥这些新技术的优势;

其次,整个数字经济的法律法规需要进一步完善,比如数据的权属,包括哪些数据可以交易、哪些数据不能交易、哪些数据必须通过区块链来存证等。现在欧盟等国家都在出台与个人隐私数据利用有关的法律法规,国内也亟需加强,因为只有法律法规逐步完善,区块链才能真正成为数字经济的真正基石。

再次,区块链催生了大量新型数字资产,这些新型资产,有很强的创新特点,需要相应的法律法规保障这些新资产能够更好的发挥作用。

最后,关于智能合约,未来很多合同都会以代码方式、智能合约方式存在,很多法院也开始接受一些基于区块链的电子证据,2018年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十一条明确了“当事人通过区块链等技术手段提交且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电子数据,应当被互联网法院确认”,但如何快速认定智能合约的法律效力,实现更高效的执行和判决,需要大量的法学研究工作。

从制度经济学的基本逻辑来说,都是“交易先于制度”,如果制度跑的太靠前,反而有可能会影响创新。区块链其实只是技术概念,目前并没有真正的技术标准。哪些是真正的区块链,哪些不是?哪些没有用链的技术,但却实现了链的目的?所有一切都需要去探索,整个行业需要正本清源、驱逐妖魅。

Higgs百佬荟:空气项目会慢慢被清退掉,区块链下一个重心会是币改、链改、票改类项目吗?

于佳宁:首先,链改、票改我都有所参与,但是参与程度不一样。

链改是参与程度比较高的。我理解的链改是用区块链产业自身的改革去带动实体经济的变革。一方面区块链现在确实是虚多实少,很多项目没有往应用落地地方向去努力,所以区块链本身地发展方向就应该是“脱虚向实”,加速落地;另一方面,不能单纯以金融创新为根本目标,这是有问题的。再先进技术,只有和产业结合,帮助产业提质增效、降成本,它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

最典型的就是“互联网+”:网络订餐是“互联网+服务业”,淘宝是“互联网+零售业”,滴滴是“互联网+交通运输业”结合……这些结合深度的改变了产业原本的面貌和形态,提高了产业整体的运行效率,降低了成本,更好的服务了用户,同时它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区块链也是这样,未来如果它能跟产业真正结合起来,持续创造价值,就不会有那么多争议了。 

Higgs百佬荟:您觉得区块链项目一定要发Token吗?

于佳宁:Token在一些场景中是存在的必要性的,尤其是2C(面向个人客户)的一些项目,2B(面向企业用户)的项目要不要Token,需要看具体场景需求。

比如有些企业级联盟链项目,对Token可能就没有需求。因为加入联盟链的各方,协作需求非常明确,希望通过区块链迅速同步数据同时保障数据的可信性,没有Token激励,也会加入加入协作体系,并贡献网络算力等,在这种场景下,仅仅用区块链来实现协作的信息化就足够了,不需要激励大家进一步去扩大协作范围或者是创造协作。

对于不仅要通过技术手段保障协作效率,还要用其他手段扩大协作范围、提升协作意愿的项目,尤其是2C的,像迅雷链克这样的共享经济的项目,它鼓励很多个人一起贡献带宽打造一个CDN网络,有很强的共享经济属性,确实需要即时激励。如果没有激励机制的话,没有价值符号联通,大家贡献算力就得不到计量和承认,也就很难让大家去广泛参与协作体系。所以说,如果需要大规模协作,Token在一定程度上比较有必要。

Higgs百佬荟:Token 在商业模式中该如何设计?

于佳宁:首先要和业务运转真正结合。对于中心化的业务,使用Token代替积分没什么意义,因为中心化业务主体可以直接影响积分的价值,实现不了真实的自动分配、市场定价。所以,Token应该贯穿到实际的分布式业务中去,也就是业务、系统应该先实现上链,自然衍生出Token,才比较合理。

第二,Token的核心目的是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共享经济的本质并不是简单的“共享信息”,而是“共享价值”。举个例子,淘宝的第一个卖家、第一个买家实际上对平台由很大的贡献,但淘宝网崛起了,第一个卖家和买家今在何方?所以说,对于平台的早期贡献者,应该给予与贡献相匹配的回报,但淘宝未能做到。因为不可能给他们原始股,不可能每产生一笔交易就形成一份期权合同,法律也不允许;如果直接发钱呢,恐怕也不行,因为在交易产生的时点,价值还没有兑现,无法直接付款。Token则不同,它以代码形式从底层开始设计,承认所有参与者的价值贡献,然后返还相应的平台价值,这个价值还可以在平台上消费。但同样的,如果Token如果没有一定程度上的共享和分配属性,那么意义就不大了。

第三,Token一定不能胡乱释放,会吸引很多羊毛党。Token在体系中应该成为一个很好的运营工具,让整个体系实现快速冷启动、自运营、自组织的状态,激励大家主动去为平台做贡献。 如果Token脱离了自运营逻辑,往往就演化成了旁氏骗局,离生态崩溃不远了。

Higgs百佬荟:您认为哪些原因推动了当前区块链的发展?

于佳宁:首先,前期的一些先导性应用,比如以太坊。以太坊本身就是非常典型的区块链应用,用vitalik自己的话来说是建立一个世界级的计算机,它升级了世界级的信息基础设施,是对亚马逊云、阿里云那样的云计算服务一次升级,实质上提供了一种可信化的计算和存储服务(使用者存在上面的资产,不会被修改或丢失)。以太坊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性标杆性作用,它能够迅速在短期之内建设起一套非常可靠的世界级的计算机系统,显示出了区块链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强大威力。

另一方面,产业本身的一些内在需求,也是区块链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为什么区块链会首先应用于金融领域,因为金融业本身的痛点很大,一笔钱从中国汇到美国需要2到3天时间,20美元左右手续费,国际汇兑效率实在太低。事实上,这个痛点普遍存在,所有的产业协作和衔接都有一定问题。过去搞地信息化、数字化,都是在一个企业内部去搞,比如银行内部管理体系中,不管有多少个分支机构,账目都可以非常快速同步,信息也有有非常安全的保障。但是,为什么企业间协作效率就那么低下?,因为大部分跨主体协作并没有实现信息化。区块链技术天然的解决了上述问题,多中心、先对账后入账、不可篡改等特性可以帮助实现多主体协作环节实现信息化(提高协作效率,降低协作成本),也正是这些协作需求进一步推动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

Higgs百佬荟:您认为行业接下来可能会面临哪些挑战?

于佳宁:挑战还是很多的,一个是技术创新到底能不能达到产业预期。比如说,三年内即使产业做好了准备,但技术创新的节奏依旧乏力、缓慢,将是最大的风险,到时候行业可能真的崩盘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发生过。比如人工智能等领域就出现过预期过高,但是技术进步速度和预期进步速度不匹配的问题,导致产业大起大落的历史教训。

另一方面就是监管,其实法律法规也在影响着很多应用是不是能尽快落地,政策的引导、支持非常重要。用区块链搞传销、诈骗的项目是行业的毒瘤,给行业造成极大的风险,对于这些毒瘤项目,需要进行持续的打击,为行业正本清源,才能为真正服务产业的项目加快落地创造良好环境。

还有一些安全层面的挑战,区块链离钱太近了,所以安全挑战特别严峻,很多项目的安全没有很好的保障,包括以太坊、EOS等全球顶级项目不断爆出的一些安全漏洞,如果这种漏洞被恶意分子利用,像核武器一样,甚至可以把生态攻击到崩溃,其上面的所有应用都会受到很大影响,风险很大。

Higgs百佬荟:您觉得区块链和市场经济有哪些直接关系,未来存在哪些可能?

于佳宁:区块链本身是价值互联网的技术基础,发展如此快也是因为数字经济时代市场经济内在的需求。

我们处于从工业经济逐渐走向数字经济的时代。工业经济时代,实物资产是主要生产资料;而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则是核心的生产资料。目前有没有形成很好的数据市场?有没有找出兼顾保护个人隐私数据并充分实现大数据产业化的办法?有没有奠定好数据经济发展的基础?恐怕还尚不完备。部分互联网平台随意侵犯个人隐私,大量的个人数据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反复倒卖利用等问题依旧存在。原因是数据的确权、有效流转、可信交易尚没有完全实现。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为很多平台、很多体系都贡献着大量的数据、大量的价值,但没有获得任何实际的收益,这是非常糟糕甚至难以容忍的事情。

但基于区块链,可以让数据有效确权,整个流转过程非常清晰,且不能被篡改。数据的分割、复制、交易以及所有的使用情况都被完整准确地记录在链上,通过智能合约等方式实现有效的补偿。未来要想发展真正的数字市场经济的话,数据确权是不可或缺的。区块链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性技术。

对于整个市场经济来说,关注点主要在怎么降低交易成本,降低摩擦成本上。区块链可以实现分布式的、多中心的、快速的交易体系,快速形成点对点的互信的交易体系,可以极大降低整个社会的交易成本,进而让市场的效率真正快起来!

Higgs百佬荟:熊牛市市场对您是否有影响,您怎么看?

于佳宁:我有一些币,但是从来不卖,所以熊牛市对我个人没什么影响。

对火币大学来说,我觉得影响是积极的,因为泡沫只有挤出去,才会有更多的好的创新资源集中到真正落地的项目上来。也只有在熊市,大家才不会被利益遮住眼睛,才会深度思考区块链的真正意义。所以我觉得对教育行业来说,市场牛熊影响不大,火币大学是完全合规的业务。

Higgs百佬荟:请您分析下当前市场疲软的原因。

于佳宁:区块链目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大部分项目都是基于ERC-20来发行代币,诞生了很多空气项目,不能说以太坊有问题,但至少很多项目是有问题的。这些项目没有给社会带来太多的价值,也没有什么实质性创新,时间长了大家都了解了,不再支持这些项目,非常正常。但是问题在于这些项目占据了很多创新资源,项目在归零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以太坊的使用(应该说以太坊就是现在区块链世界里面最大的经济体),代币泡沫破裂,使得以太坊的价值也逐渐萎缩。

但我们往好的方向看,所谓的泡沫破裂,逐渐退出市场,其实就是市场出清、资源优化配置的过程。

Higgs百佬荟:您认为投资一个项目应该看哪些方面?

于佳宁:首先,技术是最根本的。早期看团队构成,后期看代码实现,再往后看实际产品以及应用落地的情况。这些都是决定性因素。

其次就是全球的政策。不能光看中国政策,关键还是要看全球政策体系。比如如果美国明年真正放开证券性代币(STO),我相信股票市场会面临极大的转型压力,至少科技型企业将不会再进行IPO,因为如果科技型企业能在A轮上市,那为什么等到E轮或再往后才上市?所以区块链有可能会给全球金融带来巨大的变革,所有科技型、创新型企业的融资节奏、逻辑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采访记者: 简娮

整理:Zyra

本文来源:Higgs Capital文章作者: 区块链小姐姐我要纠错
声明:本文由入驻比特自媒体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比特自媒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下一篇

朱波表示:“未来两三年,如果有优秀的创始人、优秀的投资人在区块链里面深耕,我相信会产生很多的10亿级、百亿级、千亿级的公司,这个是区块链能够做到的。”

  1. #
  2. 币种名
  3. 最新价格¥
  4. 流通市值¥
  1.  最新快讯
  2. 更多   

Copyright © 2015-2018 www.btzmt.com 比特自媒体 版权所有